P2021845

 

我跟孩子都愛吃鳳梨酥,但是我們愛吃的口味都不一樣。

孩子喜歡偏甜的冬瓜餡,我則偏好微酸的土鳳梨餡。

因此當家裡有鳳梨酥時,孩子會先看看是甚麼餡,確定是他們喜歡的,

他們會開心的說,這是我們的鳳梨酥;

假使不是他們喜愛的,他們也會很識相地說,喔~這是媽媽口味的。

有時想起,總覺這兩個小孩其實挺有趣的。

 

旺萊山  

 

鄰近嘉義的民雄鄉,有間叫旺萊山的土鳳梨酥專賣店,

所生產的鳳梨酥酸中帶甜,口感扎實,正是我偏好的土鳳梨口味。

旺萊山店面位在中正大學附近的鳳梨田畔,日帶著孩子前往探遊,

經過小徑,望見那矗立田間的旺萊山屋頂時,我跟孩子一陣歡呼,"到了呀!"

 

孩子  

 

下車後,兩個孩子站在田緣,或蹲或站,看著坐落田間,小小鳳梨的身影,

這塊鳳梨田只見傘開的鳳梨葉,大大的葉子,圓滾滾的鳳梨是不見蹤跡。

孩子不介意,蹲下看著好一會兒說:"那鳳梨中間的葉子較小,越外面的葉子越大!"

說完未果,"媽咪,為什麼會這樣?"

 

參觀

 

"因為越中間的葉子年紀越小越年輕,所以長得比較小,越外面的葉子年紀較長,比較老,所以長的比較大。"

看著孩子,我回答著,腦海裡卻想著,當人越年長時,擔負的責任與包袱就越大,

如那外圍包覆著的鳳梨葉一般,大大的葉子守候著那中間嫩小新發的小葉,

受護著小葉子長大,守護著小葉子茁壯,然後大大的葉子越來越粗闊,越來越強壯,等候著小小鳳梨逐漸成熟。

於是當我咀嚼那酸甜滋味之時,毅然發覺鳳梨與人生竟有著異曲相同處。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