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咪桌燈  

 

其實不應該寫格文的,我應該是要很忙的,

有許多需要完成而未完成的,該完成而還在完成的,

這樣的忙碌完成的同時,真是不該撥空寫格文的,

但是還是忍不住寫了,沒有更新格子文章,總覺未盡到盡責,

於是我還是打下那一格格的方塊文字,記錄著近來這一段段的喃喃自語。

 

【跨年】

晚上孩子問我,甚麼是跨年?
我說,就是從舊的年到新的年。
孩子問,為什麼他們看不到?
我說,等明天你睡起來就可以看到了!
2012
最後一天,在倒數兩小時五十分後就要離去。
家裡的安靜逐漸,寧靜又溫暖的同時,
戶外的鞭炮聲響,顯得格外遙遠。
每一天的自己做了些甚麼?
每一天的自己有哪些轉變?
每一天每一天都過去了,
每一年每一年都度過了,
總在回顧過往,總在看待未來,
但現在我認為不該再如此思維。
因為年總在告訴我們,
人們對於自己想知道的問題會越來越清明,
在篩選過濾解答的同時生活也越來越簡約,
所以阿甘說的話我相信,所以林肯說的話我相信,
所以孟子說的話我相信,所以孔子說的話我相信,
所以那些眾神名家說的話我都相信。
我開始明白甚麼叫原諒,甚麼叫放開。
在未來不應該再說學習,而應該說會做到,
不僅要原諒別人,也要原諒自己,
因為蒼海之粟的人生,其實也不過就是這般而已。

 

【新生】

晨起繼續未竟的論文。

平日回到家時,已經無心也無力再關注那一疊疊的文章資料,

感覺自己耗盡體力,如洩氣氣球癱軟,懶懶得動彈不得

意外又難得的新年假期,雖無法全心放在書寫上,

但總是多了一些允許思考的時光

餐桌上的我,有以露磁性富魅力的嗓音伴著

電暖器在腳邊開著,撫慰自己冰冷的雙腳,

因為陰霾而沉重的心情似乎也舒開了。

剛剛女兒跟阿姨出門看管樂表演前,跑來跟我說

"媽咪,你要趕快加油!快把你的論文寫完,就可以跟我們出去玩了!"

語尤未歇,便蹦蹦跳跳的開心的與疼愛她的阿姨阿丈出門了。

!是的,這正是我現在最即時的新年心願啊!

歲末,濕冷冬雨間歇滴打在屋後含苞放的茶花葉上,

陽台上先生一邊理著,一邊叨唸"茶花要開了!"

粉紅圓滾小花苞,在濕冷陰灰的溫度中卻顯嬌豔,

春未到,但新生氣息已在空氣中悄悄捎來預告著。

嗯,2012,再見2013,期待

 

【賊船】

班上的小魚兒跑來找我。
"
怎麼了?"我問。
"
老師,小福跟我求婚,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小魚兒很認真的問。
"
你自己覺得呢?覺得想要答應還是不要答應?"

看他這樣認真的表情不得不也一臉認真地問她感想。
"
我不想啊!"她說,這似乎讓她感到非常困惑
"
那你就這樣回答她就好了。"很認真地回答
於是小魚兒立刻轉頭回小福的答案

看著她離去的身影,對於我剛剛的回答,

我竟然忍不住鬆一口氣,心裡湧起複雜的感受,

~原來女兒被求婚時,媽媽心理複雜的感受就是如此

雖然孩子還小,但是當有人這樣的告訴自己的女兒時,

五味雜陳的醋意,還是忍不住湧上心頭。

哼,以後女兒真的長大後,真的有人要追時,

我一定要這樣告訴她,至少也要帶回來讓媽媽先鑑定,

因為當年的她媽,就是有人求婚就傻傻答應,然後就這樣的上了賊船。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