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袋戲館  

 

下午心情是有些愉悅的。

跟他相處以來,第一次讓自己感受到一些喜悅,

對照之前的挫折感受以及失望,

今天的喜悅感是很難得的。

 

跟如、翎老師相視著,我們都笑了。

「下午的他,應該是獲得滿足的緣故吧!」我說,我的音調裡是帶著笑意的。

「我想也是。」老師也笑著。

 

想起最近這孩子帶給我們的困境。

雖然深感困擾,但是我們一直都沒有放棄,

孩子的情緒喜怒無常,情緒好時如天使,

情緒來時,拳打腳踢,攻擊謾罵,

讓我們不得不委請母親出馬,

與家長維持固定良好的關係,隨時讓家長了解孩子的情緒狀況。

 

我想起上午的他,其實是很不安定的,

表現出的憤怒與不安定,讓我很驚異,

警覺著這孩子的怒氣似乎有越來越明顯的傾向。

 

在與老師們進行討論時,我這樣的分享我的觀察與心得。

「我想我們還是繼續維持目前討論應對的模式,

以柔性的方式對應孩子的情緒,等他,然後還是繼續等他。

因為他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即使他知道,

情緒過後的他其實也可能不知道要如何面對我們。

面對憤怒的孩子,面對喜怒無常的孩子,

保持自我的情緒穩定反而變得很重要,

因為當他發現我們不隨之起舞時,

我們才真正讓孩子學會將自以為是的防禦之姿卸下。」

 

憤怒的孩子,有著情緒上的困境,

因為他不知道如何適當的表達自己的心情,

於是當他遇到問題,他會預設性的認為大人會如何的因應,

然後採取極端的自己認為恰當的措施來面對。

生氣的孩子,有著心理上的難題,

因為他不明白如何說出心裡的渴望,害怕被拒絕的孩子,

於是用拒絕、篩選訊息的方式,掩蓋心理的畏懼,

就這樣的藉著攻擊、衝突,來表達自己想要接受安慰的需求。

 

有時我想著,心裡會不捨;有時我看著,心裡感慨萬千。

 

中午,我們決定同意他不進寢室,

直接帶著他到教室與我們一起,給他紙張,給他畫筆。

他黏貼了一頂皇冠,我們稱讚著。

「你要不要讓你的皇冠更漂亮呢?」如老師問。

我拿出珍藏的點點貼紙。

「這貼紙讓你試試。」

孩子的小臉發亮。

五分鐘後,他還給我兩張小貼紙。

「老師,我這樣就夠了。」

中班的他,口齒是相當清晰伶俐的。

 

他的表情愉悅,滿足地抱著老師,

撒嬌的神韻,與當他情緒來時的表情,差別甚大。

 

我想起上午的他,出言不遜的態度,

取棍作勢打孩子與老師,以及被制止時,

他握緊拳頭直接敲擊老師的神情,

對應下午時的安定情緒,雖然這樣的安定時分,

維持不到兩個小時,但應也算是進步了吧

 

中午做完皇冠的他,

出乎意料的乖乖地跟如老師進了寢室,

沒有吵鬧,也沒有任何的討價還價,

乖乖地陪著老師到寢室睡了小小的一覺。

 

雖然只有二十分鐘,

卻也讓我跟如、翎兩位老師感到安慰了。

 

小小的進步,是因為他被滿足了。

感受到一些些小小的溫情,

我想他稍稍感受到我們對他的關懷,

在情緒之外,在表達之外,

學習感受,學習表達,學習說話,

是我們跟他要一起走的。

 

也許會很漫長,我想這不會是一條平順路,

但是我想,有一些小小契機暗示著我們,

未來才正要開始。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