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跑書裡有一篇「裝汽球的老師」

是許多年前懷孕時記下的。

 

時間是很有趣的,故事記下了,

孩子的故事雖一直記掛著,

 但忙碌的生活,讓許多的掛念逐漸淡去,

直到兩年前的一個夏天。

 

暑假裡到LI的學校探視,歡喜言談間,

我順手翻閱了在她書櫃上的畢業紀念冊。

畢業班的孩子笑臉在快速翻閱的冊頁間飛越,

忽然望見一張熟悉的臉孔。

 

「嘿!LI~這是○○阿!是在你們這裡畢業的阿?」我驚喜大叫。

「是阿~你為什麼認識他?」LI疑惑的問我。

「這是我以前帶過的孩子阿!」我說。

於是開始叨叨絮絮的,一股腦兒的將以前這孩子的言語、對話與動作,

細細的說給LI聽,事隔多年,但我依然記得那年孩子的點滴生活,

她聽完,心有感慨的對著我說,

「他一定不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一個老師,惦記他這麼久,而且從沒忘記他。」

 

聽到LI這樣的說著,我心頭一陣驚。

 

腦海裡記起許多的畫面,

孩子說過的話,有過的情緒,鬧過的脾氣,

許多過往,突然的在心裡閃過,

但LI沉重的語氣與口吻,讓我心底不安。

 

麗姐說起了孩子的故事。

 

小學後的他成為學校的頭痛人物,

不明白為什麼孩子變成讓人傷腦筋的孩子,

但也許是孩子覺得學校不了解他,

認為家裡不愛他,他自我放棄,

總用尖銳刻薄甚至攻擊的言語的態度表現,

與同儕間的相處也不愉快融洽,他沒有朋友。

 

孩子是孤單的,我可以想像那樣的寂寞。

 

直到高年級的某一天,孩子的尖銳言語,

挑臖了一群孩子的不滿,累積許久的不順眼,

孩子跟孩子的對立高漲,發生在炎炎夏日裡。

 

週三午後,在校園裡的一角,以為大人見不到的角落,

一群孩子跟一個孩子,推阿擠阿打阿,

一個孩子哭了,那群孩子一哄而散,

孤單的孩子哭泣著離開角落,全身髒亂。

 

LI說著說著,語氣哽咽了,眼眶濕潤了。

 

「我想他心裡一定有很多的不平衡,他也許以為大家都不愛他,大家都不關心他,所以表現出的敵意,才會讓孩子們想要給他一個教訓。」LI說。

 

不等他說完,我自己的眼淚就掉了,

那一天,在LI的教室裡,我哭得不能自己,

不明白眼淚為什麼無法控制好,不明白為什麼這樣的傷心。

也許是心疼,也許是難過,更也許是因為不捨。

記憶裡六歲的他,是多可愛的孩子,

卻很難想像12歲的他,是甚麼樣的心情。

 

他知道有人一直記著他嗎

他知道有人從沒忘記他嗎

 

LI說,如果他知道有人一直記著他,

一直都愛著他,那麼也許他的表現就會不一樣了吧!

 

我沉默著,細細想著LI說的。

如果孩子知道有人愛他,

也許他就會明白,

世界並不都是那樣的殘酷,

如果孩子知道有人愛他,也許他就會知道,

世界並不都是如此的冷漠。

 

我的耳邊響起蔡藍欽的歌曲

 

這個世界

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希望 有一點失望 我時常這麼想

在這個世界 有一點歡樂 有一點悲傷 誰也無法逃開

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你又何必感慨 

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 為這個世界 添一些美麗色彩

我們的世界 並不像你說的真有那麼壞你又何必感慨 

用你的關懷和所有的愛 為這個世界 添一些美麗色彩  

 

 

【後記】

 

起跑出版前,我猶豫著,

要不要將裝汽球的老師一文收錄,

最後我決定收錄著,

因為那是一個小男孩對一個老師的關懷記錄,

我誠心的感動也感謝著,更也希望給自己一些記得,

要記得孩子的好,記得他們的純真。

 

總是會想起那個在LI教室的下午,

記憶裡貼心可愛的孩子與現實裡遇到挫折難過的孩子,

同樣的孩子,但落差極大的兩者表現卻讓我很難連結起來,

那是一個充滿衝擊的午後,但我不得不努力去接受殘酷現實。

 

這孩子的故事總讓我每次想起每次心痛,

不知孩子現在何處,但是我惦記著,

偶爾想起,我總悄悄的為他祝福祈禱著。

 

希望上天可以引導他走向正途,充滿勇氣,

希望上天可以告訴他,面對孤單是一種學習,

希望上天可以提點他,不要放棄自己,記得有人愛他。

 

這幾年我的體會是,大人跟孩子都一樣,

因為我們都需要鼓勵與關懷,我們都需要愛人也需要被愛,

能愛與被愛是一種幸福,而許多大人跟孩子都不知道,

其實我們都彼此需要這樣的愛與關懷,

所以期望迷失的孩子要記得一定有人愛你,而且永遠都不要懷疑。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