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  

@彰化王功漁火漁港的夕陽。@

 

體罰,是必要的嗎?

最近腦海裡這樣思考著。

 

當感到恐懼來臨,無法確認錯誤的產生為何,

焦慮感油然生起,未知的未來讓人不安,

但可以確定的是,孩子眼前那親愛的身邊的人,

在此刻化身為令人畏懼的暴力。

 

我想像著那樣的心情。

 

好奇讓孩子在生活裡的表現,出現不被認同的行為,

當規範與挑戰相衝擊時,責罵與體罰是最常被見到的,

然而這真是必要之手段?

 

被體罰的孩子約略會出現兩種行為。

 

一是重新複製被責罰的動作,以責罵和打人來發洩其內心的恐懼與憤怒;

另一則是噤若寒蟬,以畏縮沉默來避免責罰。

 

這些都是壓抑情緒和行為的展現。

 

因為責打會讓孩子產生恐懼,因為恐懼而產生退縮,

因而失去自信,在日常生活裡會展現出的異常表現,

有打人、大聲責罵、尿床、冷漠、爭執等間接表現動作,

讓大人以為孩子變本加厲的不規矩,而更增加體罰之動作。

 

另一是因為體罰而守規矩的孩子,

其心裡存著潛在的憤怒,因為害怕而極力壓抑情緒的展現,

因為恐懼而極力控制自我在日常生活裡的行為,

由於太過認真,而可能讓孩子對環境的感受與學習的動力降低,

出現退縮、畏懼的間接行為。

 

因此,細細思量,打小孩的緣由為何?

盛怒過後,大人會發現完全想不起來。

即便想起,卻也會發現引起憤怒的動機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不成緣由。

 

事後的悔恨往往是造成千古恨後的遺憾。

 

如果因為想要讓孩子守規矩,而以責打為手段,

付出讓孩子賠上自信與快樂的代價,這樣的代價是不是太大?

有必要嗎?我反覆問著。

 

對是非的觀念,我們一向認為不是對的就是錯的,

因為受到傳統古典行為學派的影響,

大多數成人都認為,孩子的行為是該被制約的,

因此對與錯必須有著分明的界線,

即使在生活裡的許多觀念,我們也常如此執行。

 

 

但是對於年幼的孩子,

在未能完全分辨是非的年紀裡,對錯的界線是模糊的,

這時打小孩的行為,是不是反而讓對錯界線更加模糊,

讓孩子在分辨是非中,無法分辨打是對的還是錯的。

 

怎麼分辨是非,如何引導孩子,

成了一件不得不要學習的課業。

 

因為,

恐懼依舊在,問題依舊在。

 

人的行為表現,不是用對錯兩字就能完全解釋的。

發生事情的緣由一定有原因,

動機、情緒與信念的交互影響,是會導致事件的發生。

 

孩子的行為不當時,可能發生的原因為何?

也許是因為好奇;也許是因為試探;

也許是因為觀念不對,需要被教導;

更也許是因為情緒不對,身體有異。

 

放低姿態,換個角度看孩子,也看自己,

假使,我是說假使孩子是大人,而我是孩子,

我會怎麼想?怎麼感覺?怎麼學習?

 

如果我是孩子,我害怕甚麼?

害怕暴力,害怕施壓,害怕責打。

如果我是孩子,我會怎麼因應?

大叫、憤怒、焦慮、反抗、

也許會覺得打人是尊貴的,

因為大人是這樣的,

所以我想這樣的動作應該是被允許的。

 

當孩子的行為出現問題,當大人出現打小孩的動作時,

更該反思,當角色對調時,會是甚麼樣的心情。

 

也許不該提出要孩子理解超過他認知能力範圍的要求;

比如保持安靜,而且是隨時隨地保持安靜。

基本上這樣的要求就是不可能。

 

那麼再清楚說明一下,

告訴孩子不要隨意碰觸家裡的東西,

對好奇心強烈的孩子來說,該是一種折磨吧!

要求孩子隨時都要保持禮貌,但當孩子被欺侮,

心情感到生氣時,又如何能保持禮貌?

 

不合理的要求,是無法讓孩子表現合理的行為,

這是一種必然。

合理的要求,在允可的範圍裡,

適當軟性的教導孩子,效果會較強硬與責打來的有效。

 

給孩子情緒釋放的空間,也讓孩子適當的解釋緣由。

 

簡談傾聽。

傾聽,是替代責打最好的方式。

 

傾聽可以讓孩子的情緒獲得紓壓,

也可以鼓勵孩子展現自信,

在孩子的情緒需要一些協助與釋放時,

讓孩子說,聽孩子說,會是親子間較好的解決方式。

 

不希望孩子覺得大人的權力,是來自力量的展現,

而這力量的展現卻是建立在暴力與不尊重的基礎,

負向的表達,會讓孩子誤認為是一種正確有力的選擇,

我擔憂這樣的展現會讓親子間更加的緊張與對立。

 

無論如何,展現大人的誠意,與孩子冷靜的對話,

不隨情緒起舞,讓孩子明白,

我願意支持你,我願意協助你,

你現在的表現我知道,我現在表達我的感受,

因為大人跟孩子都需要彼此的相互的了解與傾聽。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