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憲看醫生後的某一天,阿憲媽媽來找我。

原來醫生診斷出阿憲有「注意力不足缺陷症」,也就是俗稱的「過動」。

「過動?」我當時的表情一定是震驚到下巴都要掉了,

我一直並不覺的阿憲會是過動兒,當然有懷疑過可能性,但是並不能就此確定。

「你確定嗎?」我問。

「醫生就這樣說阿!」阿憲媽媽雙手一攤,

「醫生還說要吃藥啦,說這樣阿憲的情形會比較改善,比較不會太調皮。」

「是甚麼藥阿?」我好奇的問。

「好像是興奮劑之類的吧!」阿憲媽媽歪著頭想了好一會兒。

就是這樣,所以這學期的阿憲開始吃藥,治療他的過動症狀。

 

吃藥後的阿憲安靜的不得了,也乖的不得了,但是這樣的安靜卻讓我擔心極了,

可這是醫生交代的,必須遵守指示才是。

細細回想以前還沒吃藥的阿憲,調皮歸調皮,

其實也沒有調皮到讓我完全無法掌控,只是我必須隨時帶著他在身邊,

我察覺阿憲還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情緒,對事物的理解度不甚伶俐,

讓他跟著我,除了減少他跟孩子們衝突的機會外,也隨時提醒他注意自己的動作。

但是我依然從沒想過阿憲是「過動」,

我單純的認為小男生調皮是天經地義的,阿憲還小,有待學習。

這樣的想法直到阿憲的媽媽帶阿憲去看醫生。

 

波斯舞曲的樂音再度響起。

「老師!」舞蹈老師喚我,我回過神。

「我看,換個孩子好了。」她說,「我讓他演別的吧,這個角色就換另一個孩子......

我點了點頭。

「讓阿憲跟另一個孩子交換演出吧!」舞蹈老師最後這樣說。

「好吧!」我回答。

舞蹈老師開始調整孩子的角色,我知道她盡力的調整步調讓表演節奏流暢。

 

看著台上揮汗如雨的老師和孩子,

我腦海裡不自覺浮現中班時的阿憲,當時我得帶他們去遊泳池上課。

因為阿憲是班上最調皮也最無厘頭的,應該是說,阿憲的狀況總是比其他孩子多,

因此我只得額外的緊盯著阿憲,要求阿憲必須跟著我一起行動。

不過還是有不能一起行動的時候,因為班上只有我一個老師,

因此到泳池更衣時,我必須先將孩子交給游泳老師和陪同的行政老師幫忙看顧後,

我才能偷最短的時間更衣,跟孩子一起下水游泳。

 

當時中班的阿憲找不到我,跑到更衣室一間一間的敲門。

「老師媽咪!老師媽咪!」阿憲一間一間的敲門,一邊大喊著。

「阿憲,不要敲啦!」我紅著臉,匆忙的換上泳衣,得趁他找到我前完成更衣。

「我好了就出去,阿憲乖,等我一下。」隔著門我大聲說著。

「喔......」阿憲聽話的不再敲們,我以為他安靜了。

十秒後,一陣開心的歡呼傳出。

「嘿!找到你了!」阿憲小小的頭從門縫裡探進,雙眼笑咪咪的,骨碌碌的黑眸閃耀著。

這更衣室的門縫是很大,孩子小小的頭的確很好探進,阿憲的表情好像抓到獵物般開心。

倒是我,嚇了好大一跳。

開了門,我忍不住罵他。

「不乖阿!你要把老師嚇死了!這樣很沒禮貌阿!」一邊卻又偷偷慶幸,還好我已經更衣完畢。

阿憲憨憨的笑著,天真的抓著我的手,

「誰叫你要跟我玩捉迷藏!」他嚷嚷。

中班的阿憲,純真的模樣,任誰也看不出他是過動兒,

只會覺得他不過是較一般孩子頑皮罷了。

 

 

課堂上的阿憲實在太安靜了,讓人誤以為他真的生病了。

我將阿憲在學校的情形跟媽媽說,請媽媽下次帶阿憲複診時,將這樣的情形告訴醫生。

媽媽也擔心得不得了。

他說,阿憲在家也變得好安靜,奇怪,醫生明明說那是興奮劑......

「請醫生再重新檢查一次吧!」我說。

那晚,她馬上掛號帶阿憲回診。

「醫生說藥量要減半。」阿憲媽媽第二天告訴我。

於是阿憲的藥量改變,情形稍稍減緩,比較沒那麼安靜,但也沒那麼吵鬧調皮了。

我開始有點懷念那個吵鬧頑皮的阿憲。

 

阿憲有個秘密,不過這也是班上大家都知道的公開的祕密,那就是尿床。

小班時的阿憲都會帶一包被子來上學,再帶一包被子回家去,因為阿憲中午會尿床。

到了中班,阿憲來到班上,我想讓阿憲改掉這習慣。

「固定時間叫他起床尿尿,看看會不會改善一些。」我跟阿憲媽媽商量著。

阿憲不僅在學校尿床,回家的晚上也會尿床。

我開始每天在他午睡半小時後,就固定叫他起床上廁所,

除此之外,也開始留意阿憲的飲食,不吃瓜類的水果,

稍稍限制阿憲生活裡的飲食,這也是跟阿憲媽媽商量後的決定。

 

「阿憲來!」舞蹈老師大聲叫阿憲。

坐椅子的阿憲原本將椅子搖來晃去的,

一聽到老師喚他,趕忙跳起來,一附解脫了的表情。

「阿憲,你負責從這裡翻到這裡......」舞蹈老師開始交付阿憲另一個任務。

剛剛解除完他跟小女孩雙人對舞的任務,

現在舞蹈老師要賦予阿憲新的工作,讓阿憲自己跳自己的舞。

我心裡想著,舞蹈老師不愧是有經驗的老師,真是聰明的做法。

阿憲這次理解了,他開心的在舞台上蹦跳,

演一個翻跟斗的海盜!

他翻過來又翻過去,狀況非常的好,跟剛剛跳雙人對舞的表情完全不一樣。

 

我想起阿憲尿床的情形持續了半學期,才終於有些改善。

他不再每天帶被子,變成兩三天才帶一次,嗯,也是一種進步。

「阿憲進步了,」我對孩子們說,「你們也進步了,因為都會幫忙阿憲,提醒他上廁所,真的很棒。」

孩子們原本對阿憲的尿床會有些排斥,有些甚至會取笑他,阿憲有次就委屈的哭了。

「每個人都會尿床阿!我小時候也會,可是慢慢長大,多練習幾次後就不會了。」我對孩子說,「阿憲學的比較慢,我們應該要幫助他。」

孩子不再笑阿憲,中班的阿憲的確減少了尿床的情形,

而現在大班的他越來越棒,再也不用每天搬被子了。

「阿憲,你已經長大了,不用再當搬運工了喔!」我笑他。

他害羞又驕傲的笑著,改掉尿床的習慣後,阿憲變的有自信多了。

 

表演這天的舞台上,公主和王子流暢的舞著,波斯市場裡的商人越來越忙碌,

一個間奏,公主跳進王子的懷裡,定格揮手時,阿憲的身影又出現了。

幾個跟斗後,阿憲也定格在老師指定的位置裡,

其實那裡早早就畫好圈圈提醒阿憲了。

 

台上的小小波斯人定格揮手著,台下掌聲如雷響起。

我用力鼓掌著,心裡想,「阿憲,好樣的!」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