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孩子跟我們約好,今天要一起做家事。

 

今天恩恩跟爸爸拎著吸塵器吸地板與準備拖地,

愛愛跟著媽媽我在房裡摺疊衣服,收拾房間與廚房,

孩子的爸跟我一樣堅持著,

「家事要全家一起做,因為這是我們的家,大家都一樣。」

 

聽著吸塵器轟轟的音響,逐漸從樓上往樓下逼近,

我聽見孩子的爸對著恩恩說,

「恩恩,你很棒!賞你一個認真做事獎章!」

聽見這樣話語的我好奇的探頭張望。

 

只見爸爸將一條毛巾套到恩恩的脖子上,

「這獎章可以讓你擦擦汗,因為你真的很認真!」

爸爸一臉正經的對恩恩說,恩恩被稱讚了,開心得意的,

「爸爸,等一下所有的地板都讓我來拖!」

開始自告奮勇的請纓做事,要拖所有的地板。

 

我忍不住笑了,孩子的可愛真直接,

雖然媽媽心裡明白,孩子的自告奮勇不真能完全做到,

但聽著心裡總覺安慰與開心。

 

坐在床邊折衣服的愛愛也聽見,忍不住翹嘴嘟嚷著,

「後,為什麼弟弟都拖地可以得獎章,我折衣服都拿不到獎章!?」

「你當然可以阿!」我說。

「你看你幫媽媽折好多衣服,還幫忙把衣服都收到抽屜裡,你也可以得到一個認真做事獎章。」

走進房裡的爸爸一邊說著,一邊也拿一條毛巾套在她脖子上。

 

兩個孩子被獎勵了,做起家事更是起勁。

 

………………………………………………………………………………………………………………………………….

 

我想起小時候,媽媽常教我跟弟妹們做家事。

所有的樓梯和地板,媽媽交代著。

三姐弟要自己分配,在假日將自己的工作完成。

我會記得每到上午,我就要到陽台準備拖地工作,

不用媽媽提醒,我跟弟妹們就會將這些工作完成。

每天飯後的收拾也是必要的。

收拾碗盤、擦拭桌椅,掃地洗碗,都是我跟弟妹們的工作,

不管功課或作業的多寡,媽媽堅持我們該做的工作一定要完成。

孩子的爹也一樣,他的小時必須幫忙做許多家事與買賣。

公婆是做生意時,年幼的他必須協助叫賣,收拾的湯湯碗碗,也必須協助清洗,

長大後的他總說要孩子幫忙做事,才能懂得體貼大人的辛苦心情。

 

回想兒時的記憶,我們夫妻倆跟兩個孩子不同的是,我們沒有獎章與獎勵,

記憶裡的幫忙家事一直是一種義務,想想現在的孩子還真是幸福唷!

 

顧名思義,家事就是家裡的事,是家裡的一份子就一定得幫忙。

雖然孩子還小,幫忙不真是完全幫忙,有時其實是幫倒忙,

但是在幫忙做事的過程中,他們會懂得做事的方法與步驟,

也會逐漸的體會做家事的樂趣與辛苦。

 

漸漸長大的他們,會有喊累的時候,也會有玩鬧的時候,

但多數的時候,我清楚的知道他們是樂於幫忙的。

但現在的孩子實在太過聰明,有時要孩子幫忙,還必須用點小技巧。

軟硬須兼施,鼓勵與半強迫的態度得兼有,

於是孩子才能心甘情願,而非心不甘情不願。

 

大人要孩子做事,得先學會不挑剔

畢竟孩子對工作的完成度不若成人一樣的完美。

他們喜歡洗碗,雖然我們總要再重洗一次;

他們拖地,雖然我們還是要再拖一次;

他們折衣和收衣,雖然我們還得再檢查一次;

他們打蛋汁,雖然每次都要犧牲一至兩顆蛋;

在他們每一次的幫忙過後,

雖然我們得在多花一些時間檢視,

但是無庸置疑的,孩子感到被重視的心情,

在每一次的完成工作後,表現在滿足的笑容裡。

 

…………………………………………………………………………………………………………………………………

 

聽見爸爸給了孩子一個「認真做事獎章」時

心裡忍不住大笑,又是感動,又是滿足,

真覺爸爸比媽媽還懂得孩子。

不用甚麼實質的獎勵,不用甚麼刻意的獎賞,

不特別強迫,也不特別要求,他只是將毛巾掛在孩子脖子上,

告訴他,你好認真,留了好多汗,要送你一個可以擦汗的獎章。

 

流汗是一種成就,鼓勵孩子做家事,

讓他明白流汗的過程就是一種獎賞,

在這一刻,我體會到孩子的學習,

也不用刻意尋求甚麼樣的育兒小撇步,

只要一些鼓勵,一些實質的動作,

孩子就能體會,並將這樣的經驗刻畫在心。

 

給孩子的「認真做事獎章」阿,

嗯,希望在每一次全家做家事的過程中都能發出這樣的獎章呀!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