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

腦袋裡卡著這件事快一個多月了,遲遲都無法想透。

有問題還是要解決,我想著,但又苦惱著時間的不留情面。

想了很久,決定還是先擱會兒,先想透再說。

在沒有釐清思緒時,要我下筆反而會是自己的絆石,

前不搭調後不連貫的,沒想透時的文字,會讓頭腦反而混亂。

還是先將小孩處理好,家事先管好再說。我想。

 

週一。

無法雙腳同時走路,只能一腳高一腳低的行走,

高低行走時,只覺得骨頭不是自己的,整個臀部痛到站坐都無法持久。

媽媽很擔心的一直打電話,要我好好照顧著腳,

「老了後坐輪椅怎辦?」電話那頭的她略帶責備的口吻。

「別擔心!只是骨頭跑掉而已,我去給阿婆喬喬就好了」我輕鬆的回答。

「別跟我說些五四三的!」老媽笑著說。

舊疾復發,今天邁入第二天,我痛下決定要給專職推拿的阿婆喬喬,

打電話去,可惜不在家,只好繼續跛著,明天再看看了。

屋裡有一隻黃色小鴨,搖來簸去的上下走動。

 

週二。

老同學打電話來,久未見面的女人聊著也要近兩小時。

畢業至今已近20年,還再連繫的同學真是不多,

女人長舌,從家庭談到婚姻,婚姻說到工作,工作聊到未來,

老友感嘆,當年的我們怎樣也想不到今日的我們。一副年高德望的老人口吻。

已經一枝花的女人是怎樣?開始準備邁向更年期了嗎?我笑著糗她。

語畢,電話兩端的一枝花女人們忍不住大笑。

 

週三。

接了孩子放學後,上家樂福採買,

年關要近,家裡有些物品得補充。

人不多,幸好!我慶幸著。

兩個孩子跟著媽媽逛街也習慣了,

你一言我一言的相互對話分配工作著。

你來推,我來拿。愛愛說。

那媽媽呢?恩問。

媽媽不用推,媽媽決定買甚麼。愛慎重的回答。

很好。我心裡暗想。

買東西時,知道買東西時媽媽才是老大,哈!

 

週四。

與同事約好碰面,但期末特忙,就暫時擱置了。

沒關係,我想,在找時間吧!

不想動腦的午後,打開電視,正播著影集,台灣譯成愛情的代價。

我不明白為何會翻成這樣似乎與劇情完全不搭嘎的名稱,

明明原名是女婦產科醫師,怎麼會變成超有訓誡意味的名稱,

不過也許是要告訴我們,愛情的代價是不容小覷的吧!

不探究了!劇情是少見的描述婦產科與小兒科醫病之間的故事,

寫實也動人,每看一次就哭一次,沒哭也會眼淚盈眶,唉,真糟!

看來感情太豐富也不是一件好事。

 

 

週五。

今晚該帶孩子去上跳舞課,正準備晚餐的時候,

忽地想起,今晚中山路熱鬧的,尤其是圓環附近。

「你看要不要跟老師說聲,這次先休息一次?」擔心塞車的媽媽打電話跟爸爸商量。

「好阿,」爸爸說,「我看現在人開始多了,還是休息一次吧!」

掛上電話,孩子問,「不上嗎?」

「我打電話跟老師請假吧!不然我真的很擔心塞車阿!」

「好吧!」孩子點頭。

選舉前一晚,園環噴水池附近總是水洩不通的,這是嘉義市有名的選前之夜阿!

明天是總統大選,立委選舉,還有搞不清楚的政黨票?

總之要記得去投票,我記在日記本裡提醒自己。

 

週六。

去民生南路吃阿嬤的咖哩飯,我們已成常客了。

親切的老闆娘跟我們聊著,緣起她母親的好手藝,

十幾年前在嘉女附近的一銀擺攤,後來因故收攤,

因為許多老顧客的懷念,加上老太太的願望,

也因為女兒願意接手繼承,所以阿嬤的咖哩飯又重新開業了。

當時讀嘉女的我,就曾經品嘗過阿嬤的手藝,

現在帶著孩子來重新回味,意義完全不一樣。

傳承總在不知不覺中,就將記憶裡的味道給了下一代,

看著孩子津津有味的吃著,我突然有著深深的感動。

 

週日。

終於將所有舊衣物全部都清出。

家長與一些長輩總會給一些舊衣讓我整理,

加上自己十年來未清出的,房裡堆了好幾袋的衣物。

遲遲無法完全整理完畢,實在太多了。

終於在今天清理完畢,挑整好可以給孩子繼續穿著的,

出清的衣物含大人的足足有十大袋。真是太驚人!

我慶幸著還好我們一直都有感恩牌的服裝,還好我們一直都有這些好福氣。

將這些福氣穿在身上,今年的這一年一定會很棒!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