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愛買雞蛋

孩子買雞蛋

 

到雜貨店買雞蛋,是小時候的回憶。

我總記得媽媽每次都給三十塊錢,小小的掌心總將硬冷的銅板握的緊緊,

也因為如此,掌心、錢幣都因汗水而濕濕黏黏,但是小手依然不敢放鬆,

唯恐一不小心就落了媽媽的錢幣,買不成雞蛋,反倒會討來一頓罵。

 

雜貨店裡的雞蛋,被堆積在店門口的木製箱子裡,厚實的箱底鋪著厚厚的米糠和稻草,

濃濃的泥土味散溢著,稻草上層躺著的是一顆顆渾圓潔白胖胖的雞蛋,

堆疊著在裡頭,相互緊緊捱著的雞蛋,小心翼翼的擠在裡頭。

小小的孩子,心裡雀躍興奮,小手卻仔細慎重的選著心底認定的好蛋,

要又白又圓又大又胖,還有不可以有裂痕,也不可以髒髒的,孩子心裡想。

 

買好的蛋,要小心的帶回家,免得回家變成一堆蛋汁,孩子記著媽媽說的話。

一路不敢奔跑,慢慢的走著,一手提著袋頂,一手護著袋底,

因為媽媽說,這樣雞蛋比較不會破。

 

兒時的買蛋記憶尚記憶猶新,下一代的孩子不知何時卻也會買蛋了。

 

巷口爺爺的雜貨店,店內陳設一如兒時童年的記憶,

只是雞蛋不用木製箱子盛裝,而是深綠的塑膠箱子,

裡面不在有米糠稻草的味道,而是厚厚的報紙鋪陳著。

雞蛋的擺放如昔,一顆一顆滿滿的堆疊擠在裡面,依然是圓圓白白胖胖的雞蛋,儘管時空已轉變。

 

孩子奔跑進店,看見店裡的爺爺,羞怯卻又大聲的喊著,「我要買一斤的雞蛋!」

老爺爺詫異的望望門外,看見我立在門口,這才點頭放心。

我猜測,他也許心裡想,怎會叫這麼小的孩子來買蛋呢?

爺爺幫孩子們選了蛋,秤好斤兩,孩子將手上的零錢交給爺爺,

找了錢,拿了蛋,孩子蹦跳的拎著雞蛋帶子出門口,

開始叨叨絮絮的說著,媽媽,我自己買蛋喔!而且我買的很好……

 

聽著孩子清脆的話語,我笑著點頭。將雞蛋接過放到袋裡,

我問,「買的很好,下次還要幫媽媽的忙嗎?」

「要阿。」孩子搶著回答。

 

我想起日本有個綜藝節目,設計安排讓孩子們幫媽媽們採購食品,

那些孩子煞有其事,認真的記下媽媽交代的蔬菜食品的名稱,

責任重大的表情,跟現在孩子受託買雞蛋的表情是一樣的。

 

李偉文在他的文章自序寫著,

「「情境」決定了人的行為,換句話說,我們只要準備好適當環境或舖陳出恰當的氛圍,孩子就會朝著我們「設計」的方向前去,

不過,這種「設計」必須是不露痕跡的,不能讓孩子察覺到我們「在」做什麼,這有點像老子說的:「無為而治」,

其實無為而治的無為真義是「無所不為」,也就因為做到無所不為,所以表面上才可以「無為」。」

 

提供孩子有機會的情境學習,比言語的敘說要來的有意義。

過多的言語,會讓孩子混淆,過多的指示,也會讓孩子迷惑,還不如將學習與教導簡單化,

用最原始也最方便的態度,來做「教學的設計」。

 

生活就是一種隨時隨地的學習,在這樣的情境中賦予體驗的機會,

學習也就自然而然的會被刻印在眼底,在心裡,在生活的能力裡。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