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孩子來說,所有的事都是重要大事,

每一件事都必須要鉅細靡遺,詳詳細細的跟大人們加以報告。

而若仲裁者的眼睛偶爾發昏,沒有詳細聆聽,

孩子層出不窮的告狀就會出現,

甚至連雞毛蒜皮般,自言自語的情形,也會被告。

 

 

「媽媽,好臭喔!有人放屁!」愛大叫。

「真的好臭喔,有人放屁,是誰?」我說。

「不是我。」愛說,「一定是恩恩。」

「哪有,姊姊亂說。」恩說。

「你知道響屁不臭,臭屁不響嗎?」我說。

「一定是弟弟放的。」愛一口咬定。

「才不是我。」恩堅決否認。

「好啦,其實是媽媽放的,可以吧!」包大人使出以退為進之招數。

孩子一陣狂笑。

「是我啦!」恩靦腆的說。

案件水落石出,肇事者自首無罪。

 

很有趣的會發現到,當孩子認為不對的,不合情理的,會危害自己權益的,

他們絕對會發揮包青天劇情裡的抓耙子天性,用著自認正義之情懷,

向他們認為可進行申訴之對象,調節糾紛之角色來提告,不到水落石出,絕不罷休。

而這重要的調節糾紛之包大人角色,

在家就是由父母擔當,在學校則理所當然的由老師擔任。

 

包大人每遇到案件時,總會皺眉思索,深思探究,

抽絲剝繭的將謎之般的案件一一破解。

而現在的大人也的確必須有著如包大人般縝密的心思,隨時解決孩子的紛爭,

或者是破解各式各樣,讓人匪夷所思之小小社會人之社交事件。

 

因此,必須承認大人在教養小孩時,其實是很不容易的。

除了必須努力扮演著教孩育兒的角色外,還必須有著包大人的耐性與思維,

隨時隨地解決孩子層出不窮出現的大小案件,而且破案率還要是最好能有100%的效率。


那麼有沒有無法破解的謎案?
當然有,不過既然是謎案,也就表是無解,而既然無解,也就成了懸案。
比如,誰偷吃了糖果,當所有人都不承認時,
我們就只能推敲歂測糖果可能長了腳,跑到某人的肚子裡。
肚子又看不到裡面,所以也只能從小孩的笑容表情裡,
猜測到底是誰,然後開始敘說
「狼來了」的故事,
動之以情,採良心柔性之策略。
 

總上言之,爸爸媽媽與老師應該要是全世界破案率最高,最有效率的包大人啦!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