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印象.jpg  

基隆,除了海港還有甚麼?

總在南部陽光裡縱走的女人,來到這陌生的雨都城市裡,觸眼所及,灰色是唯一的,而天空的電線,交錯緊密的似將人事與心事緊緊纏繞。

 

一時興起,我問孩子,你知道基隆在哪裡嗎?

孩子懵懵懂懂又開心的回著,跟高雄一起嗎?

孩子沒有南北方向與時間的概念,他們只知道,高雄跟台北一樣,有著許多的高樓大廈,他們也以為,基隆跟高雄一樣,都是要開車開得很遠很遠才能到達。

 

這裡是基隆,古時候叫做雞籠,就是養雞的籠子的雞籠,我說著基隆地名的故事。

孩子笑了,好好玩喔,怎麼會是雞的籠子呢!兩個孩子笑鬧著,忍不住就玩起來,五歲孩子的愛玩,在這時發揮的很徹底。

 

我不由想起默默裡那群灰衣男子,時間的偷盜者,他們靜悄悄的將人們的時間偷走,而人類所以庸碌,以致生命茫然不知所以。

 

時間靜止在灰色裡,一如我在二十多年前初來此處的印象,只是在灰白背景的層層疊疊中,似乎多了些色彩,那些繽紛多麗的招牌,醒目的矗立在灰色水泥間,亮眼著。

 

車過基隆,來到碧砂漁港。

為何會來此,只是因剛好路過,而恰巧是正午時分。

 

碧砂漁港.jpg  

 

一下車,印象裡的梧棲漁港蹦出,與台中梧棲港一樣是海產店與魚販攤交互林立。大聲叫客吃飯的揮汗身影與嗓門,讓一向不愛過度熱情的我跟孩子的爸忍不住退步了幾舍。對於這樣熱情擁客的叫販聲,我開始有種想逃之夭夭的感受。

 

然而孩子肚餓了,在逛過一小圈的魚市後,決定還是帶著孩子就在碧砂港用午餐吧。

 

不愧是漁港,用料確實有夠慷慨。鮮蝦滿滿的一大盤,新鮮脆甜的讓孩子們欲罷不能,櫻花蝦炒飯、炒高麗菜、鮮魚湯,雖然簡單卻也吃的出海產的新鮮,桌上很快的一片狼藉。吃飽飯足後,孩子說,要再逛一次漁市,開始我們更認真的在逛一次碧砂港魚市。

 

碧砂漁港2.jpg  

 

逛著逛著,開始後悔怎沒帶小冰箱來呢?這些魚產的新鮮漂亮,跟南部所見的完全不同!不僅海產種類不同,南部市場罕見,大概都只能在海產店看到的甜蝦、蝦姑、大蛤,在這裡卻是隨處可見。

 

難怪阿嬤總說,鄉間賣魚的小販總說,漂亮的海產都往市區送了,那裡價格好阿!

這倒是真,雖不是說去市場買不到好魚,但是通常魚夫捕到魚後,初步篩檢時,都一定會將好魚分到市區販售,畢竟價格還是有差別的。

 

人阿,總還是要吃飯的,可不是。

 

【附記一】

找了基隆的地名資料,文獻資料裡撰述著,基隆,古稱雞籠,有一說是因港口東南方的基隆山形狀酷似「雞籠」而來;也有一說是因基隆三面環山,一面臨海,整體形勢很像一個「雞籠」;比較可靠的說法卻是將原住民「凱達格蘭族」的Ketagalan名稱,取首尾 Ke-lan兩音轉譯而成。到光緒元年(1875)才改稱「基隆」,希望從此能「基地昌隆」。

基隆市是個港口都市,臺灣北部的門戶,這樣的地理位置,帶給了她多彩多姿的人文活動,三、四百年來,無數歷史上的過客,在基隆留下足跡,加上她本身地理環境的變遷,使得她發展的面貌也一直在改變,所以雖然老一輩的基隆人,常津津樂道小時候在港邊海堤上嬉戲追逐的往事,年少的一輩卻茫茫然,不知所指因為那個地方現在已經變成寬闊的忠一路,不復見堤上柳色新了過去處處滄海桑田,其實基隆的故事在基隆人的口中仍尋得到根脈,基隆市許多大家叫習慣的地名,就是基隆市在發展過程中的種種面貌,既懷古又有趣,滄海桑田,盡在其中。

 

 

【附記二】

麥克安迪的作品一直是我喜愛的,默默是其中一本。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