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課前,我們要孩子先跟爸爸媽媽做討論,想想自己想上甚麼課,可以怎麼上,要準備哪些東西,

 等到確認完畢,我們會在跟孩子做更進一步的討論確認。

 進行這個動作的前提是,我們一定在學校先跟孩子進行團討,等到孩子與父母分享後,我們再度進行個別的討論。 

  

這天,是阿喬與我們進行個別討論的時候,

 「老師,我要教音符。」阿喬認真的說。

 她說她準備了音符卡,因為她想教孩子認識音符。

 「很特別喔!」老師說,「你想怎麼教?」

 「我會將卡片貼在白板上,然後拍節奏,讓小朋友跟著一起,……阿喬不慌不忙,有條理也有次序的,訴說著她將如何上課的方法

 看一個小孩有條有理的說她要上課的方式,小大人的模樣,讓我是感覺有趣與新鮮在心裡,很想知道阿喬會用甚麼方式帶孩子。

 「我會先拍全音符的動作,再來是二分音符,四分音符……

這幾年,還不曾有孩子教過認識音符的課呢!

我們告訴阿喬,你可是第一人呢!阿喬點點頭,靦腆害羞的笑了。

「我一定會當個好老師的。」阿喬的口吻有著堅定與認真。

我想,被期待的阿喬,這時心裡一定很滿足。

「那麼就期待你上課喔!」我們說。 

在家是嬌嬌女的她,有著傻大姐般的性格,伴隨著伶牙俐齒的口才,總讓人誤以為她是個成熟懂事的姐姐,

從小就像小公主般被呵護的阿喬,在妹妹出生後,她發現自己的世界被分割了。

爸爸媽媽給的愛,必須分給妹妹,她開始有著被侵犯的感受。

因此家裡的阿喬,跟小她兩歲,倔強的妹妹,總是不時的爭吵衝突,讓阿喬的爸爸媽媽傷透腦筋,不知該如何解決姐妹爭吵的問題。

 觀察了阿喬一陣子,我們找了個下課時間與她的媽媽對話,

沒有太多的客套,也不拐彎抹角,我們直接切入主題。題目是阿喬的姐姐心態。

言談間,我們留意到其實阿喬的爸爸媽媽是很用心的父母,他們其實也都很清楚孩子的問題出在哪兒,

當孩子感受到被剝奪的愛,被要求立即長大的壓力時,孩子反射出的動作與父母的回應,

有著一波一波如潮水般的洶湧,當浪打在石頭上越猛,回應的反應也越劇烈,

就父母的心情來說,每一次的與孩子衝突,並不一定是因為真的衝突,而是試探加答案的雙重回應。

 對孩子來說,每一次的試探都是一種修正,對父母來說,每一次的給答都是一種壓力。

試探、給答、修正、壓力,親子間的交互衝突再反覆之間巡迴著。

 我們試著提醒阿喬的父母,也許看似高大的阿喬,並不是我們想像的那麼成熟。

「???」阿喬的媽媽眼裡閃過一絲問號,「但是她跟我們的對話都非常穩定,就像一個小大人,讓我們每次都覺得她很成熟。」

「言語的發展與頭腦的發展,不一定會是一致的。」我說。

「當她每一次說好,說懂時,其實她不一定真懂,她的理解也許只有一半,但是為了配合成人的意念,所以聰明的孩子,會告訴大人說,我懂。」我又說著。

阿喬的媽媽很認真的聆聽著。

「我們要不要試著先改變自己的想法與做法?調整一下心態,在每次跟阿喬說話或遇到衝突時,先不急著處理,緩一緩,再跟他對話?」

「等孩子改變需要時間,還不如先改變我們,先試試一陣子,你覺得如何?」

「當她跟妹妹衝突時,先不急著責備她,緩一下也許會比較好,說實在的,她當『獨生女』也不過三年,一下子要將家人分享給妹妹,一下子要要求她長大,對她來說,似乎有點壓力呢!」

我們這樣的建議阿喬的家人。

 阿喬的家人聽進去了,我知道的,因為後來的日子裡,阿喬的改變雖然不快,但是非常明顯的。

她的情緒穩定,跟班級孩子的衝突減少,偶爾跟阿喬聊起妹妹,她的言語與態度開始和緩,

我想,爸爸媽媽在家跟阿喬的相處,應該有了些許的調整,所以我們感受到了。

 我沒再問過媽媽,也不在特意問爸爸,偶或電話連繫,我只重點的詢問阿喬近來的改變,而爸爸媽媽的回應也總是「一如往常」。

我想,阿喬的爸爸媽媽其實也跟我一樣,正默默的等候著,靜靜的等待著,轉換成人的心態,等帶孩子真正成熟的那日。

在生活裡,我一如往常的觀察留意著阿喬,有意無意的給阿喬鼓掌著。

「阿喬很棒,是個好姊姊,你看都會幫忙小太陽整理東西呢!」

「阿喬可以幫我們念故事給小太陽們聽嗎?」

記得她剛到來小太陽班時,請她幫忙做事,沒有一次是確實完成的,

我總笑稱,這個虎頭蛇尾的小姐。看得出她對自己的責任不夠看重,對自己的自信略嫌不足,而這其實不能怪她,只能說她並沒有被培養要看重自己的責任。

但是隨著時間的流逝,在這總是被老師要求要自己來的環境裡,阿喬的確有了不一樣的轉變。

 當不被特意要求,而是自然的被要求時,她反而開始會自己要求自己,當課程進行到小老師時,這樣的轉變由其明顯。

因為她是真正的要上台當一位老師,而不是角色扮演的老師。 這對阿喬有著莫名的吸引力。 

輪到阿喬老師上台教課的那天,她笑咪咪的走上台,穩重自信的表現,看的出在家裡有著多次的演練。

她大聲緩慢的解釋著全音符與各式音符的不同,穩定的用手拍擊著節奏,要孩子也隨著做出動作,

一次、兩次、三次,每一次的節奏拍擊後,她都不忘給每一個出來練習的孩子獎勵。

每一個跳躍的音符就這樣無形的根植在阿喬的學生心中。

 我心裡想著,這是一次成功的小老師教學。 

事後,她的媽媽給著回應,阿喬花了許多時間準備小老師的課程。

我感動的,其實她是很在乎自己被賦與的責任,其實她真的可以做得很好,她其實很棒,

她只是需要更多一點的時間來肯定自己,明白當自己做錯事或被責備時,其實依然都被愛的。

那日後,她的懂事與自信更加明顯,她的穩定更加穩定。 

我的心裡想,她已經是真正的小老師了。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東海
  • "小老師"的活動好像不錯呢
    看起來
    小朋友好像能夠自己打點好她要表現的內容
    而且在準備的過程
    也建立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