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的,孩子的輕舞想像無聲悄息的來到。

 

媽媽的鍋子被拿來當煮菜販賣的工具;爸爸的帽子被拿來當船長的帽子;

收在櫃子裡的背包被拿來做為旅行的夥伴;散置在書桌上的白紙被拿來塗鴉著。

屋裡的孩子,忙碌的穿梭,忙碌的說話,也忙碌的想著下一步的忙碌。

角色的替換與不停歇的言語,沒有任何歇息的孩子,

清脆的音響在偌大的遊戲間書房中迴盪,像一長串的銀鈴,響亮有力。

 

我想起他們小時的想像,也想起他們小時的假裝;

當時的他們年紀小小,想像就如跳舞般,輕盈飛舞著。

現在的他們,成熟了、懂事了。

想像的天空更實際,假裝的開始更真實;

扮演是一種遊戲,是一種抒發,也是一種映射。

 

我看著他們,看著他們在屋裡穿梭,在屋裡徘迴。

以為無聊著的孩子,其實一點也不無聊,

他們自己找事做,大大的雙眼,滴溜溜的轉著,

孩子們聰穎的神氣說著,我正想著接下來要玩甚麼。

 

四歲孩子的想像,喜愛得更實際了。

生活經驗的豐富會是搭配遊戲的最好幫手,

周遭認識的人們,都是最佳的模仿對象;

聽到的言語,無論好壞,都是演劇時最好的台詞。

 

我看著他們,就像是在看著他們生活周遭人們的縮影,

孩子的想像,就是他們生活的映射,我從中看見自己,也見到他人。

 

於是,我笑了,臉紅了,好笑又好氣著,

原來生活是這樣的趣味,而我是在這樣的詼諧裡,

我沒見到的,孩子都幫我看到了;我沒看到的,孩子都幫我說出來了。

 

想像的映射,在四歲的孩子手中,眼中,與心中。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