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粥婆婆.jpg 

我想起台灣民間「虎姑婆」的故事,同樣都是趨惡助善的故事,同樣也是跟老虎有關。

故事中的勇敢角色,在豆粥婆婆遇到困難時一一上場,這些英雄們,都是我們意料之外的生活常見物品,雞蛋、大便、烏龜、錐針、石墨,在這裡,都發揮了令人不可思議的功能,他們不僅趕跑了可惡的老虎,幫助了老婆婆,也讓好奇著故事情節發展的孩子們,滿意著這些逗趣又可愛的英雄行為。

最近豆粥婆婆是我跟孩子間最常閱讀的繪本,我們一邊讀著,一邊討論著,一邊發問著,一邊回答著。

「為什麼老虎想吃豆粥婆婆?」

「因為豆粥婆婆看來很好吃,而老虎肚子餓了。」

「為什麼雞蛋可以打敗老虎?」

「因為雞蛋滴溜溜的,打在老虎的眼睛上。」

「大便是誰的大便?是老婆婆的嗎?」

「不知道,可能是老婆婆的。」

「為什麼錐子會刺人?」

「因為錐子尖尖的。」

「為什麼老婆婆的紅豆粥大家都要吃?」

「可能是煮得太好吃了吧!」

「老虎掉到河裡後,再來會怎樣?」

「被大白鯊吃掉!」

「你最喜歡哪一個物品?」

「我最喜歡草蓆,因為是紅色的,我最喜歡紅色。」

「我最喜歡木背架,因為它可以背書包。」

「你最不喜歡那一個物品?」

「我最不喜歡石磨,因為它是黑色的,我不喜歡黑色。」

「我最不喜歡錐子,因為尖尖的刺人很痛。」

跟孩子的對話總可以進行許久,有時他們的回答與問題,也令人感到有趣。

故事中,我留意到作者使用了大量的動詞形容,如溜、滾、爬、跳等,讓孩子在不知不覺中也體會到這些動詞的運用方法。而在老婆婆與生活物品的對話中,重複性的言語,趣味的問答,也讓孩子印象深刻,一下就能琅琅上口,背誦起來。

恩愛有時會喜歡用對話的方式來說這個故事,有時他們也會講給我跟爸爸聽,雖然大部分都是爸爸媽媽講給孩子聽,但是在講過幾次後,恩愛故事的熟悉度加深,在複述故事時,也變的熟練而順暢。

細細想來,豆粥婆婆還是有著可愛的童心浪漫情懷,因為婆婆的被威脅,單純勇敢的小物品就要來幫助婆婆,而代價只要給他們吃好吃的紅豆粥即可,所有的小東西都有人性,而它們也發揮了人性中「助人為善」的最佳光輝。這樣的浪漫,這樣的趣味,讓我跟孩子對這故事還真的是喜愛不已。

我想起情節相似的台灣民間故事「虎姑婆」,同樣也是有生活中的小物品來幫助遇到困難的姊姊,如石灰、綠豆、石磨、鹽巴,只是故事主角是年幼的姐姐,而對話的角色是人與人,並不是如豆粥婆婆中,婆婆與擬人化的生活物品對話著。

比較起來,這韓國民間故事跟台灣民間故事倒是有著異曲同功的趣味。

我也想起另一本繪本,在文字敘述的趣味上,也有著異曲同功之妙。「永遠吃不飽的貓」,在重複性的言語對話中,讓孩子在不知不覺裡,唸誦繪本故事就像是在唱一首詩歌,有韻律也有節奏,文字的優美趣味無形中,也讓孩子吸收了,體會了。豆粥婆婆的文字敘述也有著這樣的趣味,自然的形容與行動的文字,讓孩子也是在無形中,體會了也學會了。

 

 

【後記】

我跟恩愛在睡前會約定好,今天說甚麼故事,一個或兩個,誰來說,我們會先約定好。等到講述完故事時,也要遵守承諾,進入夢鄉。

因此睡前的閱讀,雖然固定,但是不會是必要的。

因為還是要視孩子當天的狀況而定,當孩子已經很想睡時,我們不會進行這樣的動作,當孩子還不太想入眠時,我們會進行這樣的活動。

跟孩子討論這故事時,是因為孩子們早早上床,他們的睡意還沒來,所以我們一起做了簡單的討論,想不到孩子想像力豐富,而且對於許多的想法也有著肯定的答案,這卻是讓媽咪未曾料到的。

其中我最感有趣的是,恩恩問我,

「那大便到底是誰大的?」

我答不出來,而說真的,我也很想知道答案。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