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年在班級中,發現有些孩子,他們對讚美的需求意念是非常的強烈的,這樣的孩子在這幾年的教育現場裡,其實是越來越多。很明顯的,這些孩子喜愛被讚美,但是當真正被讚美時,他們所表現出的態度卻又是毫不在意,讓人要認為這些孩子喜愛珍惜讚美的心意是莫不在乎的。

 

我也發現到,這些孩子對自己的肯定是建立在長輩對他們的讚美言語上,甚至我也發現到,這些孩子習於被捧在掌心,總是學習著許多的才藝,或者在幼幼期就早已開始入學,這些提前學習,呵護備至的孩子們,表面上看來是對自己充滿自信,自我處理事情的能力應該非常優秀,但事實上,他們的表現其實並不甚特別,也不甚突出,我發現到,他們對自己的自信並非發自內心,其實他們對自己做的事情與決定總是會不自覺的取決於大人的眼神或者決定。

 

於是我會發現到,這些從四面八方到來的孩子,他們幾乎都會出現一個相同問題,也就是他們表現出的早熟言語,他們對他人感受的冷漠,甚至在他們面對問題時,他們表現出的依賴他人思考的解決問題能力,讓我驚訝著。我們也發現,讚美的預期結果,並不適用於每個孩子的身上。部分的孩子會表現出受到讚美的肯定喜愛,但是也有部分孩子對於受到讚美的肯定表現出理所當然的態度,於是原本讚美孩子的鼓勵效果卻反而大大的打折。

 

這幾年特別也觀察到一種詭異的教育現象,那些表現出非常在乎或者介意卻不在乎的孩子們,在自我的表現上,並不會特別的突出或者優秀。他們大多來自比較傳統或者擁有許多才藝課程的幼兒園,有的甚至是從所謂貴族園所過來的。依常理推論,他們在未上大班前,或多或少都會有許多對認知課程與才藝活動的學習經驗,然而並不然,事實上,他們在正常課程的公立園所中,卻反而並沒有令人意外驚喜的表現。

 

就學習態度來說,他們的學習態度會較其他未曾讀過幼稚園的孩子,還來的不專注,也更加漫不經心。也許是因為過往他們已有許多的課程學習經驗,但是在生活自理與待人接物的學習上,他們的表現卻令人感到失望與意外,自理能力薄弱到令人訝異。在學習活動中,無論是在創作或者討論上,他們表現出的敷衍隨意與被動態度,也讓我們總要特別的留意與隨時觀察。

 

然而他們與他們的父母卻都告訴我們,他們的是優秀的,最搶眼的。這與我們在第一現場觀察到的卻是截然不同的。

 

我常見到的一個有趣現象是,在角落或遊戲時間裡,他們總會有意無意的到我們的身邊來回徘徊,不是一直想找話跟老師聊天,就是頻頻要展示手上的作品。當然跟孩子聊天是我們每天重要的工作之一,但是次數的頻繁,也總會讓我們不得不提醒他們,你可以跟朋友聊聊天阿!這時他們才莞爾笑著,回到角落活動裡的群體。

 

有時他們會賴著要我們務必給他們的作品一個回饋。我絕對不吝嗇於稱讚孩子,但是過度的稱讚也會讓我拿捏著尺度,於是如果孩子要求的稱讚次數過多通常我會將自己的回饋收斂部分,我會笑著告訴他,

「不錯,你可以試試不一樣的嗎?」或者,

「你做的是甚麼,說來聽聽分享一下吧!」

不是不願直接稱讚孩子,而是我發現到在稱讚過後,他們對自己作品或是遊戲的創新,不會再有任何進一步思考的努力。

 

這發現讓我認真思索著,面對這些喜愛被讚美卻不願有任何挫折的孩子們,應該用甚麼樣的態度來應對。

 

其中表現最明顯的是小潔,這是一位非常喜愛受到讚美的孩子,也常誇耀著自己的衣著打扮,她常會提出許多問題來質疑著,比如你剛剛為什麼要叫***來跟你說話;或者我今天有沒有注意到她的新衣。不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與小潔的對談。

 

那日從美勞角過來的她,飛揚著她手上的公主繪圖,端端正正的公主圖,很制式的在紙上跳舞,其實她畫的不錯,但是因為知道她的習慣,因此我刻意淡淡的說,「不錯阿!這公主畫的很好。」

她不滿意的追問,

「老師,那我畫得很漂亮對不對?」

我笑著,然後問她,

「我已經說你畫得很好了,不是嗎?那麼你自己覺得漂不漂亮呢?」

「我覺得很漂亮。」

「那就對了,你覺得漂亮,那就漂亮了。」

「可是你沒有說漂亮阿?」

「為什麼我一定要說漂亮呢?我覺得你畫得很好,因為你很認真畫,所以我感受到你的用心最重要,不是嗎?」我反問著。

「可是老師你還是沒有說漂亮啊!」

「可是這是你的作品,畫的好不好,漂不漂亮,你最清楚不是嗎?」

「嗯……」這小女生歪著頭想著。

「那麼我這樣問你好了,你畫得漂亮嗎?」

「很漂亮!」她點點頭,給了一個肯定的回覆。

「這就對了。」我也滿意的點點頭,「你覺得漂亮,表示你跟我的眼光是一樣的,就是真的漂亮阿。」

 

對有些孩子而言,大人的讚美似乎已成必要性而且很自然的工作。當得不到大人的讚美與許可時,孩子會展現出不知所措,茫然與沒有自信的態度,他們的主動被制約的行為,在我看來是件不可思議的事情。

 

我跟小潔的對話裡,我想要小潔真正的肯定自己,不要由老師的角色來做你很棒的裁決,對自己的決定感到放心,對自己的評論感到肯定,因此我希望「覺得很漂亮」這幾個字是由她自己口中說出,因為她必須知道這個道理我知道我很棒,我也知道你知道,所以我做的到

 

讚美的語言,不單單只有「你好棒!」「你最厲害!」等用詞,適當的讚美的確可以給孩子正向學習的動力,但是過度的讚美,卻會讓孩子習以為常,降低挫折忍耐度,甚至在也會養成敷衍了事的習性。

我們可以跟孩子說,

「你做的不錯,不過試試在想想有哪些不一樣的做法?」

「幫忙當小幫手做的很好,但是我想你可以做的更好,比如,將牆角邊的垃圾清乾淨,那會讓你的掃地長工作做得更棒。」

「噢,我看見你做的了,很不錯的想法,在試試其他的吧。」

不需要過度直接或誇張的讚美方式,偶爾將孩子的優秀表現當成是一種理所當然,對孩子來說,也是一種讚美。

 

跟孩子說話,想讚美孩子,在讚美與不讚美之間,其實也令人滿費心的,我常在讚美孩子的尺度上,戰戰兢兢,因為我清楚知道,因應不同孩子的特性與需求,我必須給予不同的鼓勵方式。

 

有些孩子就非常需要鼓勵的。

 

記得開學沒多久,我在教室門外張貼著孩子的作品。通常我的習慣是要將所有孩子的作品一律掛上,我認為,無論大人的主觀眼光如何,只要是孩子用心做過的,就是好作品。

當時安安站在我身邊,他安靜的一直看著我張貼完全部的畫紙,我就讓他看著我直到我張貼完畢,然後我轉身問他,

「怎麼樣?有沒有看見自己的圖畫?」

體材壯碩,看似粗枝大葉的安安,用著一種我未曾見過的,似乎是受到深刻感動的音量告訴我,

「老師,我從來都沒有畫圖被貼起來耶!」

「真的嗎?」我訝異著,安安是大班生,這學期剛從他校轉來,說實話,他的作品的確一向不是最突出的。

「對阿,因為我不會畫圖阿。」安安說。

「誰說你不會畫圖,我覺得你很認真畫圖阿,所以我才要將你的畫貼起來。」我說,「我一直覺得只要是認真做事的孩子做的工作,都是很棒的。」

安安原本緊閉著的雙唇露出了微笑。

「那貼起來你高不高興呢?」我反問。

「高興阿!」他靦腆的,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我回去要跟爸爸媽媽說。」

第二天上學,安安真的帶著他的爸爸來看他的畫,我看見父子倆都是一樣的靦腆溫和的笑容,走過窗邊,我聽見安安跟爸爸說,

「你看,那是我的!」

 

很明顯的,安安是個需要鼓勵與讚美的孩子,他跟小潔都一樣喜歡被肯定的感覺。但是不一樣的是,小潔從小就習於讚美,對她來說,享受讚美已成了一種習慣,相對的,在待人處事的態度上,小潔其實表現的也比較敷衍。因此但當未獲得她想要的讚美時,她對自己的肯定與自信也開始有了質疑,於是會要求大人要給予她他已經習於的,這在她身上是非常明顯的。

 

安安則不然,在他獲得肯定後的表現,其實有了更明顯的進步,因為他體認到,只要用心就是最好的表現,即使在他過去的學習經驗中,沒有過多的讚許,但是在受到老師的肯定,不管美醜都一視同仁的相待時,他知道他是被珍視的,因此他的進步也就有目共睹。

 

於是我這樣的想,讚美的必要與不必要,到底尺度在哪裡?

現在的許多孩子當不受到讚美時,他們會無法忍受,認為自己遇到挫折,對挫敗的忍耐度降低,而這些生命經驗不多的孩子,會開始自我放棄,害怕擔心不被肯定的失落感,於是拼命的想要讓大人注意自己,想要讓大人看見自己,但在這裡程中,敏感度降低的大人卻渾然不覺,於是孩子的自信與渴求就這樣一次次的受到傷害。

 

無知卻又自以為是的大人,不是過度讚美,就是吝於讚美,往往沾沾自喜於自己的自以為明白兒童的心理,卻傷害了孩子卻不自覺,還頻頻以教養孩子的專家者姿態出現。

 

我不禁要顫慄著,恐懼著可怕的教養思維,假如當讚美成了肯定孩子的手段與方式,那麼大人不也在不知不覺間也成了扼殺孩子創意與自我想法的可怕幫兇?

 

創作者介紹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禁止留言
  • 東海
  • 新年快樂!!!!!
    這文章觸動我,
    現在孩子生的少,幾乎都是家裡的至尊寶,
    我想,很多父母其實 也拿捏不好誇獎,讚美和鼓勵,
    小孩的很多行為反應都是在家裡養成的,
    有時候,我會覺得家長更需要學習呢。
  • 東海也在這樣的職場裡
    相信感受不亞於我
    這的確是一門不簡單的課哩!

    TJ 於 2011/01/05 06:3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