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一定認識他。

    恩恩跟我都喜歡看烹飪食物的節目。

    一開始我很意外,當恩恩告訴我,他要看煮飯的節目時,我還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是我發現,他不是開玩笑,他是真的很認真的想看煮菜的節目,於是,跟兒子一起觀賞烹飪節目,就成了我跟恩恩的另類母子時間。我們家沒有第四台,因此無法收看我的偶像阿基師的節目,但是MOD上有梁幼祥的美食節目,因此恩恩對梁幼祥煮菜的手法是比較熟悉的。

    他會跟我一起評頭論足,討論梁大師對菜的做法如何,也會提問一些關於烹飪的問題與想法。比如,「為什麼洗菜時要洗幾次才會乾淨?」或者「煮菜的油為什麼有的放很多,有的放很少?」,偶爾他會出現一些讓我驚豔的問題,例如,「那個肉為什麼要先炸過後在炒?」由此可見,他看烹飪節目時,的確是很用心,不是隨便看看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看多了這樣的美食節目,恩恩對食物的敏覺性滿高的,如果飲食的飯菜中有奇怪的味道,他一下子就能指出,並告訴我們,這道菜他不想吃。他可是很能分辨哪些是好吃的,哪些是不好吃的,對於美食的品味與講究,似乎在這年紀已稍見端倪。

    我笑稱,我終於有味覺傳人了。從小我對吃的感受滿敏銳的,食物味道的好壞,我一試就知道,有時我根本不用試味道,用鼻子聞聞我可以就知道菜的好壞。尤其對海產的敏銳度,只要一吃就能立即知道魚蝦新不新鮮,對於配菜的味覺感受,我也可以吃出一道菜可能用了哪些配料,就算偶有差異,也是八九不離十,差異不會太大!我家老爸,也是恩愛的阿公總說,這女兒是個好鼻師!好鼻師耶!不過我可沒像好鼻師那麼厲害,還可以聞出母豬的位置,或者是皇帝的印璽,我只能針對好菜或異味,發揮我自己的特異功能!

    因此,恩恩的好味覺也讓我暗暗得意,看吧!不愧是我兒子!我跟恩愛他爹臭屁著,沒這功夫的老爸也只能甘拜下風。話說回來,說的一嘴好菜跟做的一桌好菜的功夫可是不一樣,會說菜的不一定會做菜,但會做菜的一定可以來說菜。

    很懂得吃的恩恩,想到時也會跟阿嬤和媽媽點菜,他會突發奇想的說,「今晚煮個螃蟹來吃吃如何?」他想吃的是薑母煲螃蟹,將海裡抓的大螃蟹洗淨完畢,放到鍋裡已炒的油油香香的薑母片中,翻炒個幾下,加上米酒少許,蓋上鍋,煲煮一會兒,香噴噴的大螃蟹就可起鍋了!那香味任誰都無法擋。恩恩也會要求著,「阿嬤,你煮魚湯好不好?我最愛吃了。」「魚湯」可是阿嬤的拿手好菜,利用虱目魚背肉加上薑母、枸杞,下去熬煮個三至四小時的魚湯,讓湯整個呈現金黃卻又晶瑩剔透的色澤,讓人一看就愛,這道湯品,也是恩恩愛愛的最愛。

    阿嬤總會因應小孫子的要求,煮他們愛吃的,滿足他們的味蕾,這讓我想起我的小時候,母親,也是現在的阿嬤就是這樣的煮給我們吃,在孩子小時她怎麼疼愛她的孩子,現今她也是用這樣方式在疼愛自己的小孫子,無限量的滿足孩子與孫子愛吃的肚子。

    記憶深刻的是,幼時每到夏季傍晚,母親如果要我到後院絲瓜藤架上採摘絲瓜鬚時,弟妹跟我就會暗暗的開心!因為這表示今晚媽媽要煮「青蛙湯」阿!媽媽的青蛙湯清甜又有香氣,配上嫩嫩絲瓜鬚,味道獨特又好喝。我跟弟妹都愛絲瓜鬚,每次跑去採摘時,總要採摘一堆,媽媽總叨念著,採太多了,要記得留一些讓它們長大阿!

    冬天時母親總會燉煮個燒酒雞,整鍋湯滴水不加,純米酒加上老母雞,濃醇的味道,讓我跟弟妹們,總是吃喝到七葷八素,晚上醉睡到不省人事。有時母親還會來道螺肉蒜湯,整罐的螺肉,倒進熬煮的香濃的蒜段筍子湯中,一下子螺肉香竄起,整間廚房裡,都是美好的香味,讓人口水欲滴。

    鰻魚熟成季到時,靠海的我們其實也盡享地利之便,一條條肥美的鰻魚,在被採買後,會被媽媽放到家中大浴盆裡,,暫時讓它們在裡面游泳。我跟弟妹會看著浴盆中那一尾尾肥碩不動的黑色鰻魚,想像今晚媽媽會是怎樣的烹調。而母親最拿手的還是將鰻魚做成湯品,配上中藥材的好滋味,讓我們迄今難忘。

    看著兒子對飲食的挑剔,我心想,還好他不是太挑食,只是愛吃美食罷了。

    今晚桌上阿嬤又秀了一道好菜「鹽燒虱目魚」;將厚厚的海鹽鋪在鍋底,擺上未去鱗與內臟的虱目魚,在鋪上厚厚一層海鹽,將虱目魚密不透氣的包覆,開上中火,約三十至四十分鐘後關火。等要吃時,再將以燒製堅硬的海鹽敲開,魚皮連同海鹽就會一起脫落,香噴肥嫩的虱目魚一展眼前,即使是食欲不振,看見這道美食也要眼前一亮。恩恩愛愛滿足的吃著,他們說,真好吃阿!

    是阿,真好吃阿!我自己也是這樣認為。

    回到家中,打開電視,又見梁幼祥的美食烹飪,我看著他介紹自己童年記憶的味覺,講述著他做菜時,其實就是在回憶童年母親煮食的口味與身影,他的話語讓我心中一震。

    原來恩恩現今和我共同體會美食的經驗,其實也可能就是他長大後回憶母親的經驗,於是那一震的感動,在我心中,久久無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J 的頭像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