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薑花

  

放下電話,我想起他剛來的模樣。

 

壯碩的體型,在班上算是獨具一格,

體型大,嗓門也大,而且他的音響總是最宏亮的。

 

他剛來的每天,總是會有孩子來告狀,

老師,他打我老師,他撞我

一度我曾懷疑他是否有習慣性打人的動作,

但是後來,我們發現,其實他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只是想要交朋友。

 

他的眼神總隨時的在觀察我們,

我注意到,他的不安來自於大人的反應。

大人的情緒如果是波動的,他會開始惶恐;

大人的情緒如果是安定的,他會安定而且平穩。

 

我們猜測,也許是家庭生活的因素。

 

單親家庭的他,母親很少來接送,

接送他的都是家中最年長的阿祖,

徵詢阿祖任何相關問題,似乎是沒有任何效果的。

 

於是我們特地打電話給他的母親,

請他母親前偶爾也來接送他上下學,

讓我們有機會與媽媽對話。

 

他的媽媽終於來到,

打扮時髦的年輕媽媽,其實跟他一樣,

有著憨直純真的笑容,

但是年輕媽媽還帶著一絲社會歷練的滄桑,

有著較同齡媽媽更早熟的臉龐。

 

她提及,孩子最近的狀況,讓他非常開心,

但是對於過往的孩子經歷,媽媽卻不多言,

只訴說著孩子來到這裡後,變的開朗而且有自信,

我體諒的不多問,靜靜聆聽她說著。

有時有些話語是要家長信任我們後,

我們才能知道,

有時有些狀況也要家長願意表達時,

我們才能明白。

 

與家長之間的相互了解,

必須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礎上,

這孩子剛來不到兩個月,

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來建立彼此的信任感。

 

孩子的媽媽說,他很高興孩子來這哩,

這孩子一向動作比較大,容易被誤解,

而且他又很細膩熱心,是個雞婆的孩子。

 

我說,孩子雞婆不是壞事,

表示他很善良,很熱情,也很體貼,

媽媽邊聽著,邊點頭如搗蒜。

 

班上的小天使,最近突然的開始愛告狀,

尤其喜歡來告這位孩子的狀,

喜愛氣球的他總說,阿吉不乖,不要給他彈珠

不然小天使還會說,阿吉剛剛罵我。

 

但是每次問出的原因和結果,總讓我跟君君老師好笑不已。

 

因為不能給阿吉彈珠,是因為剛剛阿吉跟別的孩子的爭執,

讓小天使覺得阿吉很不乖,所以他要見義勇為;

阿吉剛剛罵小天使,其實只是因為阿吉的嗓門太大,

讓小天使覺得備感委屈。

 

小天使在班上會有習慣性的碎碎念動作,

像小鸚鵡一樣,重複碎唸的不停,

班上孩子都習慣了,不會有人回答他的碎唸,

但是阿吉不同。

 

只要小天使開始說話念著,阿吉就一定會回答他,

而且是認真的回答。

 

剛開始小天使總納悶的看著阿吉,

我想他一定是覺得奇怪,我沒有再跟你說話,

你為什麼要跟我說話。

 

但是阿吉還是一樣會認真的回答他,

於是兩個孩子開始會有小吵架,

小天使開始來告狀了。

 

小天使開始懂得告狀,我跟君君老師是最開心的。

 

我想,當一個被診斷是自閉兒童的孩子開始會與外人吵架,

這就表示他開始有進步了,而且是進步神速。

 

也許阿吉是天使的天使。

 

幾日前,一位同為幼教人的朋友打電話來,

她說在班級格子裡看見阿吉,她驚訝又開心。

 

原來阿吉以前是他幼兒園裡的孩子,

有一天,突然的轉學,而且毫無音訊,讓她擔憂不已,

當見到他出現在小太陽班時,她開心的想要馬上告訴我,

因為這孩子對她來說,是個特別的孩子。

 

得知阿吉小時的故事,對阿吉,我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想法。

 

這真是一個堅強樂觀的孩子。

 

朋友說,阿吉是他們學校的孩子,

他跟她很好,阿吉總是將她當自己的媽媽,

也真的叫她媽媽老師,所以他對阿吉有特別的情感存在,

她開始敘說阿吉小時的故事。

 

原來阿吉小時是在家暴陰影下成長的受虐兒童,

只要調皮,就被父親給鞭打,只要不乖,就被家人給施虐,

阿吉的身上,總是青一塊紫一塊,沒有一處是完好的。

 

心疼的媽媽老師,每天都幫阿吉擦拭膏藥,

也偷偷呈報學校,以免孩子出事。

 

當時阿吉的母親與父親離婚,阿吉的監護權暫時還是由父親保管。

 

有一天,不知什麼原因,阿吉被父親綁起來鞭打,

打到昏了過去,送醫看診。

媽媽老師通報社會局,由政府出面處理,阿吉的事情終於被關心了。

阿吉的母親也決定要努力爭取阿吉的監護權,

不久,除了這件事外,發生了一些狀況,阿吉的父親被關了起來。

 

學期末,阿吉的母親跟學校說要轉學,

說完的隔天,阿吉就未曾在校園裡出現了,

媽媽老師找他好久好久一段時間,

始終未果,最後決定放棄了。

 

其實阿吉是這學期轉來班上的。

 

我跟這位夥伴說,阿吉很好,媽媽也很好,

阿吉每天都笑瞇瞇的,他跟小天使是班上最好的朋友,

重點是,我真的看不出阿吉曾經是個家暴受虐兒。

 

這是真的。

 

放下電話,我想起他剛來的模樣,想起與他相處的點滴生活,

想起阿吉的眼神,阿吉的笑容,還有阿吉的熱情。

 

我總偷偷說,阿吉是天使的天使,

如果沒有他的愛說話,主動與小天使對話,

我不相信小天使的人際溝通學習會成長迅速的這麼快,

而且兩個孩子最後竟成了最好的朋友,

這也是我跟君君老師始料未及的。

 

當媽媽老師告訴我阿吉小時候的故事時,

我對阿吉的喜愛又多了一份心疼與不忍。

 

畢業典禮前,阿吉的媽媽在烤肉會當天來與我們同樂,

她靦腆微笑的說,阿吉一定要她來學校,她實在不忍拂逆孩子的心。

我說,你來,阿吉是最開心最感動的,因為他真的非常期待媽媽來看他。

媽媽沉默了一會兒,很久都沒說話,我體諒著她的沉默,

我說,相信阿吉,多陪陪阿吉,他是我見過最堅強熱心又善良的孩子。

 

阿吉媽媽笑著沒回答,但是過了一下她說了,

謝謝老師照顧阿吉,阿吉變的開朗又自信!真的很謝謝。

暑假後,應該會帶阿吉到他鄉去生活。

她的音調裡帶著一絲的不捨與遺憾。

 

在場的小太陽家長們開始熱心的與她閒聊,

要她能讓阿吉繼續跟孩子們同校,

不要轉去他鄉,因為熱心活潑的阿吉贏得許多孩子喜愛的心,

當然也贏得家長疼愛的心意。

 

我知道媽媽的心,有些話說不出口,

但不代表她不明白,而現在,我明白阿吉媽媽想說的。

 

每一天在班級哩,

我看著他的笑容,我總是開心的他與我們的默契是這樣的良好,

他會幫忙照顧孩子,他也會幫忙教室的工作,

重要的是,他不介意同學的玩笑,

還能夠幽默的當同學說誰最胖,他會自己開心的笑著,我最胖啦

這樣一位開朗熱心的孩子,誰會看的出他小時的經歷是這樣令人難過呢

 

天使的天使,即使有過心傷的過往,

孩子的自我療育能力,的確令人驚嘆。

 

我雖會擔憂小時的陰影是否會在孩子心裡留下傷害,

但是至少我能看見,在事後大人的努力補救與提供穩定的成長環境,

的確可以讓孩子的天真保有,讓孩子的純真回復。

 

大人世界的不安躁動,不該轉嫁給孩子,

情緒的宣洩也不該是孩子來承受,

我看著天使的天使,我看著阿吉微笑著的酒窩,

我心想著,什麼時候,

我們才能真正給孩子一個安心成長的童年

沒有暴力,沒有虐待,沒有不安,沒有哭泣。

 

這是我們應該努力的。

 

 

 

延伸閱讀

生日

追追追

媽媽怎麼還不來

氣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J 的頭像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