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收錄於寶瓶文化BAR

image[1]
 
爸爸,我們去哪裡。尚路易.傅尼葉著,寶瓶文化出版。 前一陣子讀了一些書。

很有感覺的書,會一讀在讀,擺在床頭好些日子,
回味再三,總覺餘韻猶存。
開心與悲傷,感動與淚水,
在每一次的反覆咀嚼中,
總有不一樣的深刻感受。

「爸爸,我們去哪裡」是其中一本。

其實本來是不太想記下閱讀心得的,因為在發懶。
但是又覺感受深刻,總是手癢,於是又記下了。

我想說的是,也是滿個人的觀點與想法的。

總覺法國人是有點自傲的,
對生活是帶點含蓄而幽默的自信,
對於悲傷的感受是包容卻又不著痕跡的隱藏,
我在爸爸,我們去哪裡這本書中,
感受到傅尼葉,身為兩位殘障兒父親對自身經歷的描述,
這樣的幽默感傷,嘲弄著自己的生活與心情,
將他的無助與心痛,懺悔與悲傷,
藉另一種方式表達給他的兩位殘障兒子,
他對兒子們說,對不起!我把你們給生壞了!

書中的文字,震撼了我的心情,
想像著這樣的情境,卻忍不住的要心痛。

因為著他的輕描,突出了身為殘障兒父母的心情歷程;
因為著他的淡寫,卻突顯了殘障兒在面對生活時所遭遇的困難;
很真實也很殘酷,艱辛也煎熬的生命旅程。
 
我想,給傅尼葉喝采是應該的,因為他是有勇氣的。
因為有勇氣,所以在承受一連串的打擊後,還能笑看人生,幽默以對。
因為有勇氣,所以在痛苦之後,才能直率深刻的自我解嘲。

我想著,當我是他時,我是否會有足夠的勇氣接受與面對現實?
我想著,當我是他時,我是否會有足夠的幽默來自我接受並釋懐悲傷?
「幽默,是對付痛苦最好的武器!」
也許當經歷過,看人間事物卻能夠是更瀟灑而坦然的,
局外人永遠無法深刻明白局內人深沉的體會與看透。

傅尼葉說,他真正想嘲弄的是他自己!
因為這可以證明他能對自己悲慘的遭遇一笑置之。
很深刻的一段話,帶著自責,帶著難過,
帶著苦中作樂的幽默,
傅尼葉細膩卻不著痕跡的表達的身為一位父親,
對自家兩位殘障兒子的深刻愛意,與對自己的譴責。

多令人心痛,卻也令人慶幸。

幸好我們都有健康的寶貝,幸好我們不是這樣的家庭,幸好,幸好,……
然而我們是不是都有這樣的勇氣與幽默,來面對自己的孩子呢?

看見孩子的犯錯,看見孩子的吵鬧,
看見孩子的失誤,看見孩子的缺點,
也許該換個角度,
看見孩子的美麗,看見孩子的乖順,
看見孩子的成長,看見孩子的優點。

然後我們該慶幸著,
幸好他們會成長著,幸好他們會犯錯的,
幸好他們會感覺的,幸好他們會明白的,
然後我們就這樣的說著,幸好,幸好,……

自私的這樣想著,因為做父母的自私,
然而卻也不該自私這樣想著,因為孩子的無辜。

傅尼葉的文字,讓我們看到了另一種為人父母的心情。

因為我們不曾經歷過,但是我們可以想像體驗著,
因為我們不曾思考過,但是現在我們有機會可以反思著。

這是一本勇氣與幽默兼具的好書,
幸好我閱讀了它,幸好它提醒了我們,
當父母,要記得多看看孩子不一樣的美麗風景,
當父母,要記得多想想自己的幸福與幸運。

Counter Stats
melbourne doctors
melbourne doctors Counter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J 的頭像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