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入選970625中時嚴選好文

【紀錄關於生命的想法】



97年的617,中午,明哥打電話給我,他說,我們認養的孩子上午過世了,原因是骨癌。 

聽到這消息的那一霎那,我的心裡划過一陣心酸,不忍也不捨的情緒湧上來,孩子走了,也許是一種解脫,但是更不忍的是,一個年輕青春的生命就這樣隕落,我感受到生命的無常與脆弱。

 

我靜靜的思考,靜靜的想著,關於生命,關於生命的意義,關於孩子,關於這社會上許多需要協助與幫助的孩子;關於這地球上,許多無助與需要照護的孩子。

 

對於生活在無憂無慮的台灣社會的我們我們在用心呵護自己的孩子,認真照護自己的孩子之餘,是否也曾教過孩子關於慈悲,關於同理心,關於生命,關於生活週遭的感覺

 

我反思著,恩愛這麼小,我能給他們什麼樣的生命課程呢我是否在有意無意間表現出了對生命的輕忽或者重視的態度

…………………………………………………………………………………………..

■前一陣子,四川地震時,恩愛曾指著電視畫面問我,「這啥?」

我說:「地震了,很多人受傷了,他們好痛喔。」

他們又問我:「痛痛要擦藥藥?」

我說:「是阿,所以需要醫生,還有很多人去幫助他們,這樣才不會太痛。」

他們似懂非懂,點點頭,我不知他們能懂多少。

…………………………………………………………………………………………..

921地震時的震撼,迄今我仍難忘懷,而緬甸的風災與四川震災的一連串天然災害,卻讓我再一次的震撼在心裡,心悸於大自然的可怕力量。

恩愛的問話,讓我感覺到,有關生命的學習,原來並不是等到長大後才能學的,怎樣讓孩子從小學習尊重與反省,原來是我現在就要思考的課題。

…………………………………………………………………………………………..

上週,我看見一隻大蟑螂跑過我眼前,很本能的,或者應該說習慣性的,我抓起拖鞋就往那隻大蟑螂砸去,碰的一聲,蟑螂死了

恩愛跑來蹲在死掉的蟑螂旁邊觀察。

其實從一開始,我打蟑螂的連續動作,就已被他們看在眼裡了。

他們說:「這啥?」

我說:「是蟑螂,他死翹翹了。」

他們抬頭看著我,不太理解的表情:「死翹翹了。」

我突然發覺我成了一個劊子手,我在我孩子的面前殺死了一個生命。

打死蟑螂的動作,似乎給了恩愛一個前所未有的發現。

我突然開始後悔我的不明智,應該在他們背後殺蟑的才對。

我很快的轉移話題。

我說:「我們去看巧虎,好不好?」

他們很高興的說好,然後就忘記了蟑螂的事。

…………………………………………………………………………………………..

但是他們真的忘記了嗎?他們真的忘記這件事了嗎?

雖然事後至今,恩愛從未提起過這件事,但是我的心裡多了一個疑問。

…………………………………………………………………………………………..

前兩天,桌子上出現一堆螞蟻。

恩愛問我:「螞蟻耶!作啥?」

我一面說:「螞蟻在搬食物。」一面按捺住心裡想趕走螞蟻的心情,因為這群螞蟻正在搬動桌上的食物。

趁著恩愛跑出去玩的時刻,動作迅速的,我很快將那群螞蟻掃除,但是一邊掃,一邊想,天啊!我到底在做什麼!

…………………………………………………………………………………………..

生活中隨時都有教導有關生命的時刻,但是對於習慣於將隨手見到的蟑螂、螞蟻、壁虎趕跑或殺死的我們,又要怎麼讓孩子理解我們對待生命的動作呢?我們會要孩子尊重生命,尊重大自然,然而我們自己怎麼似乎無法確實做到尊重生命的部份呢?

然而面對家中可能危害的昆蟲,我應該如何因應面對呢?這真是一個難題。

…………………………………………………………………………………………..

■昨晚,恩恩跟我說:「蟑螂,被媽咪打死了!」

一面指著牆壁,一面跟我說。

我驚訝於他的記憶力這樣好,但是也擔心自己尚未準備好怎麼跟他對話。

於是,我想了一下,我跟他說:「因為蟑螂是有細菌的害蟲,身上的細菌會讓人生病,他是不好的蟲,會讓人生病,所以媽咪才要打死蟑螂。」

一面說著,一面心虛的想著,其實牠也只不過是出來找食物罷了,但是我應該怎麼說才好呢?一面心理困擾的想。

恩恩似懂非懂:「蟑螂是壞蟲蟲!」

…………………………………………………………………………………………..

我想起以前一個大班孩子曾跟我說,「老師,你殺生了喔!」

我嚇了一跳,忙問他:「為什麼?」

「因為你剛剛殺了一隻螞蟻。」

這件事震撼了我,從此,我不在班級孩子面前傷害螞蟻。


但是在家裡,我還是會很習慣的,在看見這些家庭常見昆蟲時,會想要掃除他們。我的先生明哥卻不一樣,他不殺生,因此他不殺螞蟻,不殺壁虎,最多的就是,他會盡量將家裡清乾淨,杜絕這些昆蟲螞蟻的,不然他甚至連殺蟲劑都不使用。我很佩服明哥在這方面的定力與想法,這是
TJ所無法學習的。

 

關於生命,佛家說,即使是一個小小的生命也是生命,有時我會想,如果確實是如此那麼我實在是應該對那些被我消滅掉的螞蟻、蚊子、蟑螂唸唸往生咒或大悲咒,期望她們早日投胎,下輩子不要再當這些昆蟲。


但是回到正題,關於生命,我該怎麼跟孩子討論呢
?應該怎麼開始呢?

 

如果要說生命是一連串的感恩,那麼我們應該感謝那些犧牲自己,讓我們吃進肚子裡的所有動植物們,讓我們有營養又健康的身體;感恩上天讓我們擁有健康的身體,來與家人共度親愛時光;感恩父母生下我們,讓我們能體會人生道路的悲歡離合;感恩所有我們能遇到的人,讓我們學習到所有的人生道理。


如果說生命是一種救贖,那麼我們是不是應該要認真幫助我們可以幫助的人;是不是應該體諒那些曾經傷害過我們的人;是不是應該寬容那些做錯事的人。


如果說,如果說,如果真的有一天,我的孩子問我,生命是什麼,我應該怎麼回答呢


該跟孩子說生命是可貴的,可貴在哪裡;說生命是無價的,那無價在哪裡;若說生命是脆弱的,那麼脆弱在哪裡;於是我的疑問還是沒有解答,生命,到底是什麼


今天,
97年的620日,我們種了一些小小的綠豆,開始觀察綠豆的生長,我想就從綠豆,這小小的生命成長觀察開始也好,這應該也是生命教育的課程之一吧


我還是沒有得到確切的結論,但是這問題應該也不會消失,這一個有關生命的功課,我跟我的孩子正在起步中。


後記


這是一篇關於對生命的雜想,我震撼於人生的無常,無奈於生命的脆弱。

我讀書時,堂兄的過世就讓我深切的感受到無常的悲哀,而工作時,家中長輩一連串的過世,也讓我對生命有了更豁達的想法。

但是對我來說,我的體會是如此,對恩愛來說,他們尚不能感受,那麼他們可以學習到什麼呢

在未來,隨著他們的成長,也許我會更明白。

 

 

延伸閱讀珍惜每一分鐘的呼吸

延伸閱讀地震後

 

 


被點閱隻大蟑螂在跑來跑去的。


本文入選970625中時嚴選好文
嚴選好文~從綠豆開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J 的頭像
TJ

呼吸之間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