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清晨四點,醒來。

想起你那含淚的臉,想起你那帶笑的眼,又淚又笑中,你的焦慮與不安,讓我深深心動與心疼。

於是我翻來覆去,怎樣也無法再入眠。

因為想起你們包容的笑與眼,想起你們一直是我這一年最大的支撐與後盾。

 

下午,你們問我,要我說說原因。

我笑著簡單的敘述了,但是我知道,其實那只是一點點。

火花的激起,必須兩相交互強烈激盪才能交擦出那點點星火。

 

親愛的你問我為什麼?

是的,我犧牲掉許多的家庭時間,在家裡的時間,我的人在家,我的頭腦與思緒卻都在工作,家人卻總是一再的包容寬量著我,不曾埋怨,這是我對他們的虧欠。

在許多的夜晚,孩子會問我,「媽咪,你還要做功課嗎?」我總虧欠的說,「是的。」然後孩子體諒的先睡去,留下我孤燈一人,在夜晚奮戰。

我想將時間留些給我的家人,因為生命不會等待,時機不會停留,許多該珍惜的時光,總在我們的猶疑抉擇中迅速走去,而我不願錯過。

因此當家人需要我時,我知道有些東西我該放手。

當掌心一次緊握許多細沙時,我會發現我因為手太小握不住而涓滴漏出,與其涓滴漏出無法握住,不如忍痛放手部份,讓自己的擁有可以是實在的。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一】

孩子在每一次的被責備後,總會要求要抱抱。

我想,他應該是想要知道,就算做錯事,我們對他的愛依然沒變吧!

抱抱孩子單純測試父母愛的方法。

心想及此,於是,就多抱一下,多擁一下,

讓感覺委屈受罰的孩子,依然能感受到滿滿的關愛。

 

【二】

上班前,孩子喊著,「你還沒親我一下呢!」

我回過頭,在孩子的額頭親吻一下,

「好了,我要走了。」我轉身匆促的出門。

上車時,心裡總好笑又甜蜜著,

這兩個人小鬼大的孩子,竟還會要求親一個阿!

 

【三】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上課前,我們要孩子先跟爸爸媽媽做討論,想想自己想上甚麼課,可以怎麼上,要準備哪些東西,

 等到確認完畢,我們會在跟孩子做更進一步的討論確認。

 進行這個動作的前提是,我們一定在學校先跟孩子進行團討,等到孩子與父母分享後,我們再度進行個別的討論。 

  

這天,是阿喬與我們進行個別討論的時候,

 「老師,我要教音符。」阿喬認真的說。

 她說她準備了音符卡,因為她想教孩子認識音符。

 「很特別喔!」老師說,「你想怎麼教?」

 「我會將卡片貼在白板上,然後拍節奏,讓小朋友跟著一起,……阿喬不慌不忙,有條理也有次序的,訴說著她將如何上課的方法

 看一個小孩有條有理的說她要上課的方式,小大人的模樣,讓我是感覺有趣與新鮮在心裡,很想知道阿喬會用甚麼方式帶孩子。

 「我會先拍全音符的動作,再來是二分音符,四分音符……

這幾年,還不曾有孩子教過認識音符的課呢!

我們告訴阿喬,你可是第一人呢!阿喬點點頭,靦腆害羞的笑了。

「我一定會當個好老師的。」阿喬的口吻有著堅定與認真。

我想,被期待的阿喬,這時心裡一定很滿足。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她非常認真的準備著她隔日上課的課程。 

  

據媽媽的告訴,平日看似散仙的孩子,第一次這樣認真的看待自己的工作,

第一次讓媽媽感受到原來平日看似「歡歡」的孩子,原來有著這樣負責任的一面。 

 每每遇到不盡她意的事情時,她總以哭泣來解決問題,但是這一次,她一反常態。 

遇到不明白不會的,她認真的詢問,反覆跟家人討論,反覆做著練習。 

 

聽媽媽說著,我想像著她小小的身影或蹲或站在桌前,反覆折著蘿蔔的動作。  

這樣想著時,我莫名的感動著。 

 

 每年的畢業前夕,小老師的課程活動,總讓老師有著許多的驚喜與成長。 

特意的安排這樣的活動,是因為不僅是想給孩子舞台來表現專長,

也更希望藉由孩子和家人設計課程、準備教材的過程中,間接的提供爸爸媽媽一個與孩子共處,更了解孩子的機會。

 而每一年最大的收穫就是,看見孩子上台的歷程,從害羞膽怯到勇敢自信,就像是毛蟲蛻變為蝴蝶一樣,

這些孩子的改變,總讓我有著許多的驚喜與感動。尤其是對那些平常總會「躲起來」的孩子們。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馬陸】

發現一隻馬陸,孩子熱烈的圍住,觀察討論著,

 「哇,牠跑得好快,往你那邊去了。」孩子七嘴八舌的,連連驚呼,

 馬陸快腳的在孩子群中繞圈圈,跑到東,馬陸抬起了頭,那模樣還真是可愛,

不知牠瞧見了甚麼,倒是被看的孩子尖叫著,「牠抬頭看我耶!」

被孩子嚇了一跳的馬陸又轉身迅速離去,另一頭擋住去路的孩子抓起身畔青草撥弄牠。

「別跑!」調皮的動作,逼的本欲往前的馬陸不得不又轉身。

我瞧見這團團轉的馬陸,忍不住出聲,

「馬陸都要被你們嚇到了,別在逗牠了。」

孩子停止了手上的動作,開始七嘴八舌。

牠跑的好快喔,是不是因為腳很多?「牠到底有幾隻腳?」「抓起來看牠的肚子下面就知道了。」一旁的欣說。

「可是,誰要抓?」

一群孩子面面相覷,沒人回答,因為沒人想抓馬陸。

孩子突然轉頭望著一旁的我,這些孩子的臉突然現出光采。

「噢~不!老師不敢抓蟲,小太陽回家查家裡的書就知道了。」孩子光彩的臉又發光了。

T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